海底獵人對談海底獵人丹·西爾維拉獵潛不是犯罪

发布日期:11-30 作者:admin

  • 正文内容
  • 相关推荐

在認識海洋冒險家丹·西爾維拉(Dan )之前,我完全不知道自由潛水也像攀岩一樣有不同風格、流派的細分領域,比如說,獵潛。

帶著一把魚槍潛入海底,在屏息狀態下追逐著魚羣海底獵人,鎖定其中體格最爲健壯的一條魚作爲獵物並與之搏鬥,最後把它帶離水面。對於一般人而言,這項圍繞著捕獵行爲展開的水下運動或許過於殘酷血腥,但在獵潛者看來,裡面卻包含了尊重海洋、尊重生命能量延續傳遞的美好用意。

丹·西爾維拉的公開身份是自由潛水教練、水下攝影師及海洋紀錄片編導,同時,他還有一個相對隱蔽的身份——「海底獵人」。2019年、2019 年,丹·西爾維拉連續兩年獲得美國國家獵潛挑戰賽(US )個人及團體冠軍,直到現在,他仍是獵潛領域世界紀錄的刷新者和「大魚」獎章的最有力的競爭者。尋魚、獵魚對他而言,既是個人偏好的運動方式,也是一種自主選擇的生活方式,在水下度過的成百上千小時,讓他諳熟與大自然的相處之道,也讓他一次次的走向類似「禪那」的靜定狀態,不斷感受、趨近真實的自我以及一種更爲純粹的生活可能性。

的天雲十二州第一高手,望亭樓也萬萬做不到這一點的。由此推斷」林軒的境界已呼之欲出。起碼要是洞玄級別的修仙者。難道真是天可憐見,靈界大能修士前來拯救他們了?除了驚愕還是驚愕,但欣喜的成分更多,不過要論激動的程度,還是非拜軒閣的四位閣主莫屬。林軒來到此處,已經歷時有一盞茶的功夫,四女也已經聚在一處,然而。

丹·西爾維拉在非洲捕獲一條長度驚人的犬齒金槍魚,據他稱,同一片海域裡還有極具攻擊性的虎頭鯊和公牛鯊。本文均爲被訪者 供圖

澎湃新聞:什麼時候開始迷上獵潛的?

丹·西爾維拉:我父親來自亞速爾羣島的菲奧島,一個普通漁民家庭,他熱愛潛水,也是家族裡唯一的水下捕魚好手,很多認識他的人都說他玩得很瘋。我自己在獵潛方面算是有點天賦的,因爲血液里流淌著亞速爾漁民的DNA。7 歲那年,父親把我帶回故鄉,手把手教我自由潛水,幾年後我學會並變得無比熱衷於獵潛。我開始在潛水店裡打工,教人水肺潛水。那段時間,常常是利用上班前的空隙獨自出海捕魚。後來有人建議我去參加專業比賽試試身手。於是有一天下了班,我真的去比賽了。當時有三個不同組別,初學者、中級、高級,我被分到初學者這一班,沒有帶GPS 之類的裝備就下了水,最後出來的成績反倒比高級組的優勝者翻了一倍。這次的經驗就像是一個啓示,讓我一鼓作氣買了全套裝備,後來也參加了許多不同類型的比賽。

在同一趟旅途中捕獲的戰利品

澎湃新聞:從潛水發燒友到水下攝影師,對你而言是自然而然的轉變嗎?

丹·西爾維拉:獵潛是很小衆的運動,十年前如此,十年後依然如此,做這一行賺不了幾個錢也是非常明確的事實,1000 個行家當中或許只有一個能夠真正以此爲生。在事業剛起步那會,我是靠幫別人管理行程、培訓認證課程、拍攝水下影像,以及做餐飲服務來賺取生活費的。真的不是開玩笑,那時候會把自己捕的魚,做成10 至20 人份的家庭料理,在客人的院子裡現場烹飪;有時我也會講述捕魚過程中發生的趣事海底獵人,教大家辨認鱈魚的種類。總之,在相當長的時間裡,我要做各種各樣的工作來賺錢負擔自己的旅費。

攝影是獵潛過程中培養出來的技能,也是能力提高後必然面對的選項——因爲想要頻繁下水,卻不想過度捕獵,這時你就會考慮帶上攝影器材,用鏡頭代替魚槍,保存每一段旅行中的閃光點。攝影師的身份允許我把自己渴望的生活方式繼續下去,其實這就是在自然中訓練,不斷挑戰自我,聽起來很硬漢作風,也很酷,不是嗎?

在阿拉斯加瓦爾迪茲地區常見的哥倫比亞冰川,中間仍留有少量海水

澎湃新聞:如何形容你自己的攝影風格?

丹·西爾維拉:我喜歡拍攝事物神祕的一面,畫面的構成傾向於使用單一光源與大面積、多層次的陰影進行組合,展示豐富的細節。我也喜歡用大一級的光圈進行曝光,技術層面而言未必正確,但這就是我的風格。

澎湃新聞:你的裝備有哪些?

丹·西爾維拉:佳能 Mark II,搭配 廣角變焦鏡頭、 潛水機殼。爲了方便拍攝紀錄片,我還買了全套的燈光及錄音設備。

在破裂的冰層之間潛水

澎湃新聞:之前你跟好友 Jin一起在加拿大巴芬島的北極灣挑戰冰下溼衣潛水的舉動,讓人印象深刻。之後還有沒有做過類似程度的冒險嘗試?

全新的短域名提供更快更穩定的訪問,親愛的讀者們,趕緊把我記下來吧:(全小說無彈窗)田小劍陷入了沉默。過了半響,才重新開口了。「這麼說,一會兒拍賣會的爭奪,會非常激烈了。」www.ttZw.com「嘿,僅僅是激烈,那還好說。」魔族大統領的臉上,露出一絲戲謔之sè,低沉的聲音緩緩傳入耳朵:「你踏入修仙界。

丹·西爾維拉:北極灣冰潛之後,我跟 Jin組團繞著南極大陸,在德雷克海峽、勒梅爾海峽、傑拉許海峽完成成了一場風箏衝浪之旅。去年11月,我們又在阿拉斯加嘗試了一次冰潛。不過,眼下我沒有太大的旅行野心,我需要把時間放在自己蓋房子這件事上。我在舊金山附近的海邊買了一塊地,從無到有,自己蓋了一幢房子出來,目前正處於最後的施工衝刺階段。

澎湃新聞:談談那些你仰慕的傳奇潛水員吧。

丹·西爾維拉: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,無意中翻到一本書,封面上的男子提著一條比自己的身高還要長的鮪魚,當時深覺震撼。這個人就是Terry Maas,1980 年代美國最棒的潛水員、4 屆全美獵潛挑戰賽的冠軍、多項世界紀錄的保持者。在那之前,我不曾見過任何人捕捉過尺寸如此驚人的大魚,更不曾想像自己有朝一日會在同樣的領域有所成就。Terry Maas 現在也轉向水下攝影領域發展了,他還開發一款「自由潛水救生衣」( Vest),也叫我一起去做了產品測試。自由潛水是高危運動,容易引發淺水昏迷。前年,女性自由潛水大師 就是因爲淺水昏迷在西班牙遇難。這款產品能夠爲水下活動提供一定程度的保障,釋放預警信號,提高潛水員的生存機率,現在它已經被納爲美軍專用的水下作業裝備了。從技術層面來講,我覺得Terry Maas堪稱我們這個時代最優秀的潛水員。另外,我也很欽佩 ,他是現代自由潛水教育理論的開拓者。

與友人一起在印度尼西亞水域漂了兩周,拍攝這張照片的時候,他正由17米高的桅杆上躍入水中

澎湃新聞:長期從事水下活動,有沒有什麼準則是必須遵守的?

丹·西爾維拉:在自由潛水過程中,我們的神經系統會不斷釋放出一些信號,引導我們做出錯誤、甚至致命的反射活動:比如,當亟需氧氣的時候,身體本應加速上升浮出水面;但實際情況卻是大腦釋放信號讓身體慢下來,以一種減少能耗的方式繼續平穩運動——這就像我們在駕駛過程中看到油箱沒油時做出的反應一樣,都是悠著開。所以說,在自由潛水過程中,最需要學習的技巧是控制自己的思想,做出理性而有效率的舉動。下水後,請務必提醒自己,我們所做的一舉一動都是有目的。

澎湃新聞: 「獵潛不是犯罪」是你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,能不能詳細講述一下你的獵潛哲學?

丹·西爾維拉:不少人對獵潛有很深的誤解,認爲它是水下的非法捕獵。事實卻是:真正的獵潛者從來不做無意義的殺生,整個捕獵的過程基本上一直處於選擇狀態。在水下,我們通常會留意獵物自身的條件和品相,是否爲稀有品種,是否身體有缺陷,是否適合自己家的餐桌,然後決定是不是應該放走這些魚。有時候,我們潛水一整天,最後才決定要帶一條什麼樣的魚回家,這是讓獵潛者感到驕傲自豪的地方。

捕獵和進食,對於一個獵手而言,永遠都不是分離的。幾年前,我在克羅埃西亞參加國際獵潛比賽的時候,有人告訴我一句當地的俗諺:魚有三命,一命屬于海洋,一命屬於餐盤,一命屬於酒杯。這句話想表達的意思便是,生命能量延續的方式理應如此。我的家人曾經教育我,即便身無長物,也要把捕獲的魚與貧窮者一起分享,讓每個人都能擁有值得紀念的一天。每次出海歸來,我都會花很多時間準備晚餐。我會小心翼翼地清理魚肉,用葡萄酒配餐,在飯桌上講述與這條魚搏鬥的經歷。因爲我們分享的是一個生命的死亡,它曾在自然中擁有完美的形態,而當我們奪取它們的生命之時,也需要給予與其犧牲對等的尊重。

,雲中子雖然也看不出狐狸精的異常,但是雲中子卻又一件先天靈寶照妖鑒,凡是妖物只要被照妖鑒照中,必然在鏡子之中現出原型,這次的狐狸精也沒有例外。當雲中子在照妖鑒當中看到下面的美女其實是一個千年老狐的時候,已經是大羅金仙的雲中子也倒吸了一口涼氣,如此精妙的變化之術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,即使他這個大。

在捕獵鮭魚的空隙,意外發現了阿拉斯加棕熊的身影

澎湃新聞:也請你推薦幾本自己喜歡的讀物吧。

丹·西爾維拉:堂·米格爾·路易茲的《四個約定》,大衛·阿羅拉的《蘑菇揭祕》。我經常在晚上翻看後者,因爲自己有時也會上山採摘野蘑,對於多達九成的有毒、致幻品種,需要特別小心甄別才是。